__枳生淮北°

兰大公子容止,并不是生来便被世人赞为青年才俊,能独领第一世家的。若非生为贵族,容止倒是想寻一处世外桃源,安安静静的种菜养花陶冶情操,自学武功,高兴了收几个徒弟教教之类的。
可他是兰大将军同庄烈公主的长子,注定只能在朝堂或战场上跟活人死人打交道,同隐居无缘。
容止刚会走路便开始学习骑射,五、六岁的时候摸刀剑就跟摸笔一样顺手,七、八岁兵法已烂熟于心,等到九、十岁的时候,与他同龄甚至比他大五、六岁的鲜少是他的对手;等到十二岁时,他已将一个将军该会的都掌握了之后,才有空发展一些茶道音乐之类的兴趣爱好。
他是个乖巧的孩子,刚懂事便安静的接受了家族安排好的路,从未有过抱怨。高贵的地位便意味着极大的责任。
容止有想过自己的未来,无非便是同父亲一样保家卫国,做一个聪明的政客,娶一位能给家族带来最大利益的妻子,让兰家在他手上保持世家第一的地位。
他安安静静的走着长辈安排好、以及自己认定的路,直到他遇到苏君璟——这个闯入他世界的不速之客。
这位红衣的“纨绔”同自己完全不一样,他能无忧无虑的放肆大笑,他能随心所欲的放浪游戏,他可以毫无顾忌的爱憎分明……他不像自己身旁的世家公子,带着温文尔雅的面具,小心谨慎,每一句言语都经过斟酌才说出口,唯恐行差踏错。他也并非普通的酒肉之徒,他带着单纯的眼光看待俗世,追逐着尘世的一切美好。
这个男孩子像骄阳一样闯进他单调的世界,那无数道光线透过遮蔽心灵的树荫,带来温暖同光明,使他头一次的发现生命中还有无限的可能。
这种感觉太过美好,美好到他一想起来便不由自主的开怀大笑,甚至放声高歌。几乎是意识到这种感觉的一瞬间,他便想将这个灼热的存在变成只属于他的太阳。
可下一秒理智便告诉他,这不可能。
他的伴侣,注定只能是门当户对的世家小姐,或者高贵优雅的皇家公主;他的子嗣,必须得沿着先人的脚步,继续领导这个庞大的家族。就算去除身份的桎梏,慕华对也不一定会像自己爱慕他一样的爱慕自己。
而情感却在不甘的疯狂呐喊:“接近他吧,就算是默默的在一旁被阳光所照耀着也好!去啊!否则太阳是不会为你停留的!”
理智与情感吵来吵去,翻天覆地也没得出一个结果,于是身体便凭着趋光近暖的本能开始了行动。
容止很庆幸他先在军营里待了三个月,直到那些严苛的师傅们都满意了为止,才有了整个四月的休沐。
慕华一贯张扬,他的行踪不难知道。容止从没想过自己会跟个小姑娘一样,追着他的步伐东奔西跑,好奇的看着他安静抑或喧闹。
他笑的时候狭长的丹凤眼弯成勾人的弧度,水红色的唇光泽诱人,火红的衣衫将周遭的一切都染上明快的热情。他爱同人开玩笑,恶作剧的时候唇角会微微的绷紧,努力的忍着笑。他爱在画舫或危楼之上,众目睽睽之下,用各种乐器自信的留下一串又一串旋律,高调张扬,末了留下一串吵闹而带着孩子气的可爱的笑声。他从不会露出愤怒伤心难过的表情,他的本身,便是一切美好的化身。
可小姑娘最起码还能光明正大的表示爱慕之情,容止却只能小心翼翼的隐藏自己的行踪。
有时候容止太过沉浸于红衣少年的一颦一笑,以至于当对方发觉了自己灼热的目光时,只能有些无措的立刻藏好。
所幸的是,慕华的武功还没好到能发觉被自己跟踪了。
在长达数天的跟踪之后,容止的理智与情感终于分出了胜负:他决定同慕华成为朋友,却永远也不会跨过那道界限。这样便能在对得起家族的情况下,尽可能的接近那骄阳。
于是兴奋的容止三更半夜的便起床洗漱,早早的来到苏府的附近,满怀期待的等待着日出的时刻。
之后,他便预谋已久的继续这几天来的行动,在迷糊的红衣美人儿发呆之际,伪装成巧遇的样子,就这样出现在他身边。

苏兰篇
【 第二章 • 人面桃花相映红(一) 】
白驹过隙,时近清明。
慕华罕见的起了个大早,顺带叫醒了清轩清肃,一道往青鸾峰去。
天空尚还泛着鱼肚白,街道上冷冷清清的。清轩困的直打哈欠,双眼一闭,险些就掉下马去。身后清肃面无表情的拉了他一把,半揽着将清轩安置好,继续赶路。
一般来说,慕华身为一个寒昭最负盛名的红颜美少年,自然会逮住任何能炫耀自己风姿的机会,或是坐在回雪清楼顶层品茶,或是在红袖招清音坊,大庭广众之下高调的捧头牌场子;就算去踏个青游个湖,也当鲜衣怒马打闹市而过,留下一阵骚动。
今儿如此低调的原因嘛,那就是无忧无虑的苏二公子最近有些...郁闷。
无论何时何地,他总能看见兰容止的身影。晚上还好,但这青天白日的出现幻觉...简直是白日做梦啊。在这么下去如果连晚上也出现了幻觉,他就要怀疑自己思慕兰容止了。
“本公子可是寒昭所有姑娘的春闺梦里人,本公子若是思慕他,那岂不是代表整个寒昭的姑娘也思慕他了,本公子才不会轻易的让出位置,哼!”
慕华翻了个白眼,如是想到。不过前面那个蓝色身影怎么这么眼熟...咳,那绝对又是幻觉。本公子要无视,无视!
“一...二........七....十一!清轩清肃,动手吧。”
红衣的美人儿悠哉哉的数着桃树,可不待他走近,那蓝衣素衫的少年便迎了上来,抬手作揖,颇有些白衣卿相的风姿。
“苏二公子好兴致。”
诶?这幻觉太真实了,还...打了个招呼...小爷不会昨天的酒还没醒吧。
于是一向怡然自得风姿绰约的慕华公子,很是一反常态的呆了一瞬,还伸出手摸了摸兰容止的衣袖。 上好的蜀锦,触感十分舒服。
不是幻觉,是真的。
在意识到这个事实后,慕华极其迅速的放开人家的衣袖,行云流水的回了个礼,绽放了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给他,三言两句的带过方才的失态。
“世子殿下。慕华昨晚没睡好,一时走神。方才失礼,还望见谅。殿下也是来踏青的?”
容止了然的笑笑,墨瞳透出三分无奈来。这哪里是没睡好,分明是昨日在福嘉客栈喝的酒还没醒。
“近日有些繁忙,早上无事,正好来转转。”
慕华随意的倚在树下,桃色的人影映着桃色的树,姿态慵懒。轻拂去肩上落花,一手接过清轩递过来的酒坛,眉目轻挑。
“那不知世子,可愿与慕华同饮这坛桃花酿啊?”
PS:你们猜猜容止在忙什么#(滑稽) #(滑稽) #(滑稽) #(滑稽) #(滑稽)

苏兰篇
【 第一章 • 金风玉露一相逢(二) 】
慕华大步流星的走在前面,丹唇明眸,风流潇洒。一路上引来不少宫人侧目,饶是平时训练有素,见到如此少年也不免失态驻足片刻,只为多看几眼。云海一路小跑的跟在身后,暗自腹诽。二公子生的招蜂引蝶的也就罢了,偏生性子也招摇,怪不得大公子一提起弟弟就头疼。想着想着就分了神,冷不防的直接撞到走在前面的慕华。云海吃痛的揉了揉前额,“二少爷怎么停下了?”
箫声渐起,云海抬头瞧了慕华一眼,只见他单手背在身后,饶有兴趣的思索着。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蓝衣的清俊公子倚在树下,箫声清朗豁达,如松下风,高而徐引。
慕华素闻这位世子乃武学奇才,连一向严苛的伏琴杰大将军都颇为嘉许。本以为是个武痴,不想也有如此风雅的时候。狭长妩媚的眼角一挑,丹唇绽开笑意,春风不及。
“有意思。”
一旁的云海没听清楚,正在原地思索。不经意的转身一看,那抹绯色的身影已经飘出老远了。云海一急,一路小跑的跟上:
“诶,公子等等小的。”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夜已深,除夕时分,长安街上仍是灯火通明。容止同几个宗室子弟结伴同行,一路有说有笑,好不热闹。
容止笑着听众人说话,时不时的回应几句。突然再街角瞧见了一抹红色身影,下意识的驻足去看,不料人来人往,早已无处可寻。年纪尚小的徽慎郡子殷淇奥拽了拽他的衣袖,圆滚滚的团子脸上满是好奇。
“表哥是看见美人姐姐了吗?”
容止闻言失神片刻,眼前不由得浮现出慕华的身影来。红衣似火,残阳如血,倾国倾城,不过如此。
“嗯。”
容止鬼使神差的应了一声,方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。耳根微红,伸出手揉了揉小淇奥的头发,抢先开口,免得他再追问。
“敏仪公主给你布置的课业都完成了没有?新年伊始,淇奥可要用功读书。”
小淇奥皱了皱眉头,胖乎乎的小手整理着被揉乱的头发,无奈没有镜子,越整越乱,干脆放弃了。他可怜巴巴的看着容止,叹了口气,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满是哀伤。
“唉,那些书好难背呀。什么窈窕淑女,爱吃馒头的,我一点都记不住。真不知道姐姐是怎么看进去的,还把那些书如珠如宝的收着。”
容止忍俊不禁,敲了下小家伙圆溜溜的脑袋,“是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你就知道吃,怪不得敏仪姨母要叫你团子。”
“我爱吃怎么了,吃饱了我才能跟着表哥上战场打蛮子呀,表哥你说对不对?”
容止看着团团满含期待的神情,笑意渐起。
“好,那团团可要努力练功,兵法也不能落下。”
一大一小的身影穿梭于闹市之间,月上中天,逐渐西去。

苏兰篇
【 第一章 • 金风玉露一相逢 】
腊月末的天颇有回暖的意思,房檐上的冰刺逐渐融化,掉在窗前,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长风轩里苏家两位公子相对而坐,大公子喝了口茶,絮絮叨叨说了一堆今夜国宴应当注意的事宜,生怕自家顽劣不堪的二弟惹出什么乱子。
“岚皇后刚去,今日国宴你就收敛一点,别净赶着出风头,还有...”
“大哥,今年的宫宴一定没街上的灯市有意思,我就不能不去吗?”
慕华靠在窗边,双臂交叠在颈后欣赏着窗外探进来的一枝红梅,心下嘀咕遣之哥不过比自己大了几个月而已,不知道的还以为兄弟俩差了十岁不止。
遣之闻言面色一沉,正想上手,门外陆家大公子就摇着折扇进来,拍了拍遣之的手,示意他稍安勿躁。
“听说乐府今年特地新排了歌舞,礼部尚书那个不苟言笑的老头看了之后都颇为赞许,慕华当真不去见识一下?”
慕华一听有新编的歌舞,心想反正待在府里只有自己一个人,也没什么意思。再说了,今日要真不去,不说遣之哥,大伯那儿就说不通。看着遣之讨好的勾唇一笑,这才颌首答应。
“大哥别生气嘛,我去就是了。”
伸手不打笑脸人,遣之一口气憋着不好发作,只能瞪了自家没心没肺的弟弟一眼,拉着栖清拂袖而去。
元封元年,明华宫。
陇云云翳二殿从拂晓起就人来人往,忙忙碌碌的,后宫里御花园也布置了起来。兰后薨逝,向来隆重的除夕国宴,也办的不复往日轻松喜庆之感。
百官宗亲齐聚一堂,面容姣好的宫女手捧香炉,鱼贯而入,分列两旁。柔荑执团扇由上而下轻扇,檀香满溢。
烨帝自岚后长逝,整个人看起来都苍老不少,故而下面的人也不敢太过放松。慕华嫌气氛闷的慌,寻了个空当便遛了出去。
酒过三巡,歌舞升平,烨帝便以龙体不适为由退席。圣驾一走,满殿的气氛这才活络起来。兰大将军丧妹,与同僚也只是寒暄几句,敬酒一律推拒。容止微微叹了口气,向父亲说了一声,便去御花园散心。
大地回暖,琉璃湖寒冰初融,才出殿门就听见宫人们议论。容止脚步一顿,便冲着琉璃湖的方向去。一路朝着内宫走,远远便看见残阳如血,照的湖面波光粼粼,好似撒了一斛珍珠。再靠近,便听见琵琶峥峥,柔若流水。
容止勾唇唯一思索,取出怀中短笛抵在唇边。笛声悠长,琵琶灵动,辅以美景,再美妙不过。
一曲既罢,只见湖心扁舟一叶,渐渐向岸边驶来。流水知音难遇,容止一手执笛背在身后,朗声问道。
“在下兰容止,一时兴起,这才相和一曲,不知阁下方便相见与否?”
船舱内,慕华将借来的琵琶顺手递给一旁的舍人,脚尖轻点在波光之上,飞速掠过湖面,轻巧如蜻蜓点水。暮色之下,发黑若漆,红衣似火。
“在下苏慕华,见过世子。”
来人稳当的立在岸边,执扇颌首作揖。容止定睛一看,这个公子生的粉雕玉琢,一双丹凤眼天生含情,若不是声音有着少年人惯有的喑哑,真会让人疑心这是个女扮男装的小姑娘。容止心中一动,直到慕华含笑看他时,方才发觉失态。抬手摸了摸鼻子,轻咳一声。
“原来是苏家二公子,慎辽久仰公子大名,果然名副其实。”
寒昭城皆知苏二公子苏君璟自幼擅长音律,又生的容貌昳丽,走到哪都是一道天生的风景,引人驻足。慕华听到夸奖自然特别受用,笑容越发灿烂恣意。
“素闻世子武艺过人,而今才知这乐律也是一等一的好。日后若有空闲,慕华找世子切磋可好?”
“自然甚好。”
二人并肩而行,蓝衣沉静红衣明艳,皆是风姿翩翩的少年。容止正要思索着再开口,身后苏介珣身边的云海便跟了上来。慕华见状,嘴角微不可见的抽了抽,作揖告辞。
“家兄派人来找了,慕华告辞,改日再与世子相叙。”
容止颌首,目送着那抹绯红的身影远去,心中闪过一丝不舍。
“苏慕华...当真是人如其名...”
转身望向湖面夕阳,暮色沉沉,笛声绵长,且细细品赏好了。
PS:苏君君表示要放弃挣扎,安静的负责貌美如花hhh

【 第二章•人面桃花相映红(二)】

(图源来自微博@星野 侵删)

兰大公子容止,并不是生来便被世人赞为青年才俊,能独领第一世家的。若非生为贵族,容止倒是想寻一处世外桃源,安安静静的种菜养花陶冶情操,自学武功,高兴了收几个徒弟教教之类的。
可他是兰大将军同庄烈公主的长子,注定只能在朝堂或战场上跟活人死人打交道,同隐居无缘。
容止刚会走路便开始学习骑射,五、六岁的时候摸刀剑就跟摸笔一样顺手,七、八岁兵法已烂熟于心,等到九、十岁的时候,与他同龄甚至比他大五、六岁的鲜少是他的对手;等到十二岁时,他已将一个将军该会的都掌握了之后,才有空发展一些茶道音乐之类的兴趣爱好。
他是个乖巧的孩子,刚懂事便安静的接受了家族安排好的路,从未有过抱怨。高贵的地位便意味着极大的责任。
容止有想过自己的未来,无非便是同父亲一样保家卫国,做一个聪明的政客,娶一位能给家族带来最大利益的妻子,让兰家在他手上保持世家第一的地位。
他安安静静的走着长辈安排好、以及自己认定的路,直到他遇到苏君璟——这个闯入他世界的不速之客。
这位红衣的“纨绔”同自己完全不一样,他能无忧无虑的放肆大笑,他能随心所欲的放浪游戏,他可以毫无顾忌的爱憎分明……他不像自己身旁的世家公子,带着温文尔雅的面具,小心谨慎,每一句言语都经过斟酌才说出口,唯恐行差踏错。他也并非普通的酒肉之徒,他带着单纯的眼光看待俗世,追逐着尘世的一切美好。
这个男孩子像骄阳一样闯进他单调的世界,那无数道光线透过遮蔽心灵的树荫,带来温暖同光明,使他头一次的发现生命中还有无限的可能。
这种感觉太过美好,美好到他一想起来便不由自主的开怀大笑,甚至放声高歌。几乎是意识到这种感觉的一瞬间,他便想将这个灼热的存在变成只属于他的太阳。
可下一秒理智便告诉他,这不可能。
他的伴侣,注定只能是门当户对的世家小姐,或者高贵优雅的皇家公主;他的子嗣,必须得沿着先人的脚步,继续领导这个庞大的家族。就算去除身份的桎梏,慕华对也不一定会像自己爱慕他一样的爱慕自己。
而情感却在不甘的疯狂呐喊:“接近他吧,就算是默默的在一旁被阳光所照耀着也好!去啊!否则太阳是不会为你停留的!”
理智与情感吵来吵去,翻天覆地也没得出一个结果,于是身体便凭着趋光近暖的本能开始了行动。
容止很庆幸他先在军营里待了三个月,直到那些严苛的师傅们都满意了为止,才有了整个四月的休沐。
慕华一贯张扬,他的行踪不难知道。容止从没想过自己会跟个小姑娘一样,追着他的步伐东奔西跑,好奇的看着他安静抑或喧闹。
他笑的时候狭长的丹凤眼弯成勾人的弧度,水红色的唇光泽诱人,火红的衣衫将周遭的一切都染上明快的热情。他爱同人开玩笑,恶作剧的时候唇角会微微的绷紧,努力的忍着笑。他爱在画舫或危楼之上,众目睽睽之下,用各种乐器自信的留下一串又一串旋律,高调张扬,末了留下一串吵闹而带着孩子气的可爱的笑声。他从不会露出愤怒伤心难过的表情,他的本身,便是一切美好的化身。
可小姑娘最起码还能光明正大的表示爱慕之情,容止却只能小心翼翼的隐藏自己的行踪。
有时候容止太过沉浸于红衣少年的一颦一笑,以至于当对方发觉了自己灼热的目光时,只能有些无措的立刻藏好。
所幸的是,慕华的武功还没好到能发觉被自己跟踪了。
在长达数天的跟踪之后,容止的理智与情感终于分出了胜负:他决定同慕华成为朋友,却永远也不会跨过那道界限。这样便能在对得起家族的情况下,尽可能的接近那骄阳。
于是兴奋的容止三更半夜的便起床洗漱,早早的来到苏府的附近,满怀期待的等待着日出的时刻。
之后,他便预谋已久的继续这几天来的行动,在迷糊的红衣美人儿发呆之际,伪装成巧遇的样子,就这样出现在他身边。

苏兰篇
【 第二章 • 人面桃花相映红(一) 】
白驹过隙,时近清明。
慕华罕见的起了个大早,顺带叫醒了清轩清肃,一道往青鸾峰去。
天空尚还泛着鱼肚白,街道上冷冷清清的。清轩困的直打哈欠,双眼一闭,险些就掉下马去。身后清肃面无表情的拉了他一把,半揽着将清轩安置好,继续赶路。
一般来说,慕华身为一个寒昭最负盛名的红颜美少年,自然会逮住任何能炫耀自己风姿的机会,或是坐在回雪清楼顶层品茶,或是在红袖招清音坊,大庭广众之下高调的捧头牌场子;就算去踏个青游个湖,也当鲜衣怒马打闹市而过,留下一阵骚动。
今儿如此低调的原因嘛,那就是无忧无虑的苏二公子最近有些...郁闷。
无论何时何地,他总能看见兰容止的身影。晚上还好,但这青天白日的出现幻觉...简直是白日做梦啊。在这么下去如果连晚上也出现了幻觉,他就要怀疑自己思慕兰容止了。
“本公子可是寒昭所有姑娘的春闺梦里人,本公子若是思慕他,那岂不是代表整个寒昭的姑娘也思慕他了,本公子才不会轻易的让出位置,哼!”
慕华翻了个白眼,如是想到。不过前面那个蓝色身影怎么这么眼熟...咳,那绝对又是幻觉。本公子要无视,无视!
“一...二........七....十一!清轩清肃,动手吧。”
红衣的美人儿悠哉哉的数着桃树,可不待他走近,那蓝衣素衫的少年便迎了上来,抬手作揖,颇有些白衣卿相的风姿。
“苏二公子好兴致。”
诶?这幻觉太真实了,还...打了个招呼...小爷不会昨天的酒还没醒吧。
于是一向怡然自得风姿绰约的慕华公子,很是一反常态的呆了一瞬,还伸出手摸了摸兰容止的衣袖。 上好的蜀锦,触感十分舒服。
不是幻觉,是真的。
在意识到这个事实后,慕华极其迅速的放开人家的衣袖,行云流水的回了个礼,绽放了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给他,三言两句的带过方才的失态。
“世子殿下。慕华昨晚没睡好,一时走神。方才失礼,还望见谅。殿下也是来踏青的?”
容止了然的笑笑,墨瞳透出三分无奈来。这哪里是没睡好,分明是昨日在福嘉客栈喝的酒还没醒。
“近日有些繁忙,早上无事,正好来转转。”
慕华随意的倚在树下,桃色的人影映着桃色的树,姿态慵懒。轻拂去肩上落花,一手接过清轩递过来的酒坛,眉目轻挑。
“那不知世子,可愿与慕华同饮这坛桃花酿啊?”

苏兰篇
【 第一章 • 金风玉露一相逢(二) 】
慕华大步流星的走在前面,丹唇明眸,风流潇洒。一路上引来不少宫人侧目,饶是平时训练有素,见到如此少年也不免失态驻足片刻,只为多看几眼。云海一路小跑的跟在身后,暗自腹诽。二公子生的招蜂引蝶的也就罢了,偏生性子也招摇,怪不得大公子一提起弟弟就头疼。想着想着就分了神,冷不防的直接撞到走在前面的慕华。云海吃痛的揉了揉前额,“二少爷怎么停下了?”
箫声渐起,云海抬头瞧了慕华一眼,只见他单手背在身后,饶有兴趣的思索着。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蓝衣的清俊公子倚在树下,箫声清朗豁达,如松下风,高而徐引。
慕华素闻这位世子乃武学奇才,连一向严苛的伏琴杰大将军都颇为嘉许。本以为是个武痴,不想也有如此风雅的时候。狭长妩媚的眼角一挑,丹唇绽开笑意,春风不及。
“有意思。”
一旁的云海没听清楚,正在原地思索。不经意的转身一看,那抹绯色的身影已经飘出老远了。云海一急,一路小跑的跟上:
“诶,公子等等小的。”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夜已深,除夕时分,长安街上仍是灯火通明。容止同几个宗室子弟结伴同行,一路有说有笑,好不热闹。
容止笑着听众人说话,时不时的回应几句。突然再街角瞧见了一抹红色身影,下意识的驻足去看,不料人来人往,早已无处可寻。年纪尚小的徽慎郡子殷淇奥拽了拽他的衣袖,圆滚滚的团子脸上满是好奇。
“表哥是看见美人姐姐了吗?”
容止闻言失神片刻,眼前不由得浮现出慕华的身影来。红衣似火,残阳如血,倾国倾城,不过如此。
“嗯。”
容止鬼使神差的应了一声,方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。耳根微红,伸出手揉了揉小淇奥的头发,抢先开口,免得他再追问。
“敏仪公主给你布置的课业都完成了没有?新年伊始,淇奥可要用功读书。”
小淇奥皱了皱眉头,胖乎乎的小手整理着被揉乱的头发,无奈没有镜子,越整越乱,干脆放弃了。他可怜巴巴的看着容止,叹了口气,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满是哀伤。
“唉,那些书好难背呀。什么窈窕淑女,爱吃馒头的,我一点都记不住。真不知道姐姐是怎么看进去的,还把那些书如珠如宝的收着。”
容止忍俊不禁,敲了下小家伙圆溜溜的脑袋,“是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你就知道吃,怪不得敏仪姨母要叫你团子。”
“我爱吃怎么了,吃饱了我才能跟着表哥上战场打蛮子呀,表哥你说对不对?”
容止看着团团满含期待的神情,笑意渐起。
“好,那团团可要努力练功,兵法也不能落下。”
一大一小的身影穿梭于闹市之间,月上中天,逐渐西去。

#容止×慕华# #清烈王朝#

【 第一章 • 金风玉露一相逢 】
腊月末的天颇有回暖的意思,房檐上的冰刺逐渐融化,掉在窗前,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长风轩里苏家两位公子相对而坐,大公子喝了口茶,絮絮叨叨说了一堆今夜国宴应当注意的事宜,生怕自家顽劣不堪的二弟惹出什么乱子。
“岚皇后刚去,今日国宴你就收敛一点,别净赶着出风头,还有...”
“大哥,今年的宫宴一定没街上的灯市有意思,我就不能不去吗?”
慕华靠在窗边,双臂交叠在颈后欣赏着窗外探进来的一枝红梅,心下嘀咕遣之哥不过比自己大了几个月而已,不知道的还以为兄弟俩差了十岁不止。
遣之闻言面色一沉,正想上手,门外陆家大公子就摇着折扇进来,拍了拍遣之的手,示意他稍安勿躁。
“听说乐府今年特地新排了歌舞,礼部尚书那个不苟言笑的老头看了之后都颇为赞@许,慕华当真不去见识一下?”
慕华一听有新编的歌舞,心想反正待在府里只有自己一个人,也没什么意思。再说了,今日要真不去,不说遣之哥,大伯那儿就说不通。看着遣之讨好的勾唇一笑,这才颌首答应。
“大哥别生气嘛,我去就是了。”
伸手不打笑脸人,遣之一口气憋着不好发作,只能瞪了自家没心没肺的弟弟一眼,拉着栖清拂袖而去。
元封元年,明华宫。
陇云云翳二殿从拂晓起就人来人往,忙忙碌碌的,后宫里御花园也布置了起来。兰后薨逝,向来隆重的除夕国宴,也办的不复往日轻松喜庆之感。
百官宗亲齐聚一堂,面容姣好的宫女手捧香炉,鱼贯而入,分列两旁。柔荑执团扇由上而下轻扇,檀香满溢。
烨帝自岚后长逝,整个人看起来都苍老不少,故而下面的人也不敢太过放松。慕华嫌气氛闷的慌,寻了个空当便遛了出去。
酒过三巡,歌舞升平,烨帝便以龙体不适为由退席。圣驾一走,满殿的气氛这才活络起来。兰大将军丧妹,与同僚也只是寒暄几句,敬酒一律推拒。容止微微叹了口气,向父亲说了一声,便去御花园散心。
大地回暖,琉璃湖寒冰初融,才出殿门就听见宫人们议论。容止脚步一顿,便冲着琉璃湖的方向去。一路朝着内宫走,远远便看见残阳如血,照的湖面波光粼粼,好似撒了一斛珍珠。再靠近,便听见琵琶峥峥,柔若流水。
容止勾唇唯一思索,取出怀中短笛抵在唇边。笛声悠长,琵琶灵动,辅以美景,再美妙不过。
一曲既罢,只见湖心扁舟一叶,渐渐向岸边驶来。流水知音难遇,容止一手执笛背在身后,朗声问道。
“在下兰容止,一时兴起,这才相和一曲,不知阁下方便相见与否?”
船舱内,慕华将借来的琵琶顺手递给一旁的舍人,脚尖轻点在波光之上,飞速掠过湖面,轻巧如蜻蜓点水。暮色之下,发黑若漆,红衣似火。
“在下苏慕华,见过世子。”
来人稳当的立在岸边,执扇颌首作揖。容止定睛一看,这个公子生的粉雕玉琢,一双丹凤眼天生含情,若不是声音有着少年人惯有的喑哑,真会让人疑心这是个女扮男装的小姑娘。容止心中一动,直到慕华含笑看他时,方才发觉失态。抬手摸了摸鼻子,轻咳一声。
“原来是苏家二公子,慎辽久仰公子大名,果然名副其实。”
寒昭城皆知苏二公子苏君璟自幼擅长音律,又生的容貌昳丽,走到哪都是一道天生的风景,引人驻足。慕华听到夸奖自然特别受用,笑容越发灿烂恣意。
“素闻世子武艺过人,而今才知这乐律也是一等一的好。日后若有空闲,慕华找世子切磋可好?”
“自然甚好。”
二人并肩而行,蓝衣沉静红衣明艳,皆是风姿翩翩的少年。容止正要思索着再开口,身后苏介珣身边的云海便跟了上来。慕华见状,嘴角微不可见的抽了抽,作揖告辞。
“家兄派人来找了,慕华告辞,改日再与世子相叙。”
容止颌首,目送着那抹绯红的身影远去,心中闪过一丝不舍。
“苏慕华...当真是人如其名...”
转身望向湖面夕阳,暮色沉沉,笛声绵长,且细细品赏好了。
PS:苏君君表示要放弃挣扎,安静的负责貌美如花hh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