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_枳生淮北°

As thou being mine, mine is thy good report.

To《罗生门》

写给沧哥《罗生门》 @人間觀測站

开头先吹一发沧哥对于环境的应用,加拿大冬天很丧,街上人还少,我估计魁北克人会更少,丧的人没着没落的,很适合整篇压抑的气氛。还有遣词用句我实在是太喜欢了,平静下暗潮汹涌,细腻极了,不愧是术业有专攻跟电影似的。至于拖延症什么的完全不存在,相比之下我表示惭愧。 没看过《春光乍泄》,卜凡凡站在瀑布前的感受我没能get,凭着自己的感觉评价一下,求轻拍orz

用一句话形容卜洋:最熟悉的陌生人。 洋洋对凡凡太熟悉了,可以说是十年暗恋,但一直没有过可以交心亲密关系;凡凡熟悉洋洋的身体,却一点儿也不了解他。 罗生门罗生门,各说各话,真相不明。

高中英语课看过一篇文章,标题作者立意全都忘了,大概是一对中年男女,男人去女人家留下一枚袖扣,女人把袖扣和一些好看的小玩意儿放起来,有邮票啊什么之类的。不会在闲暇之余拿出来把玩,知道它静静躺在那儿就很安心。洋洋喜欢凡凡,他或许摸着口袋里的打火机就会觉得那么欣喜。这个人是喜欢我的,可能不爱,但他是喜欢我的。
可是错误的开始怎能被修正,时光不会倒流,重来哪有说的那么轻松啊。 有过类似感情经历,因为太喜欢一个小男生结果用错误的方式接近了,我大概也知道他心里怎么看我,明确表白后被拒绝,顿时觉得没意思,也不想死缠烂打惹人厌恶,相识统共不过半个月就老死不相往来。洋洋在栈道和凡凡吵架的时候一定很难受,他一定在想果然在你心里我是这样的,我所有的小心思你全然不知,都只是我一个人的矫情罢了。
俩人遵守着只走肾不走心原则,洋洋能用自己的方式暗恋凡凡,可有一天当凡凡突然想进一步的时候,洋洋有些怕局面会失控。他对凡凡用情很深,凡凡突然对他的性格感兴趣,抑或是胜负欲作祟,两段不平等付出的感情,即使怎样粉饰太平,之后总会出现问题的。 与其走到那种地步,不如让它在最美好的时候断掉吧,这样怀念的时候,虽然会隐隐作痛 但不至于带着厌恶的心情回顾。

这段感情始于夏,终于冬。无论如何,他们总归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,最后也会埋在同一片土地里。

夏之日,冬之夜,百岁之后,归於其居。 冬之夜,夏之日,百岁之后,归於其室。

【卜洋】二十年之痒 (6-8)

吸血鬼AU,私设多,ooc有,不要太在意细节。

“我可以失去很多,除却爱和梦想”

6.
卜凡窝在飞机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上,因为赶的急只能订到经济舱,狭小的空间愈发显得他格格不入。他戴着黑色棒球帽,一半脸也被遮住,身边是位十六七岁的小男生,一看就是放假回国的。大抵是年纪小能适应环境,一上飞机倒头就睡,饭点儿也不醒,是那种大多数人会有好感的安静邻座。卜凡睡不着,机上WIFI又连不上,不能给木子洋诉衷肠,心情烦躁不想看电影,只能干坐着发呆。

他想起第一次见他洋哥,是在一个废弃工厂里。气质不凡的男人躺在一个中规中矩的棺材里,双手交叠,要是场面换成哥特教堂或者是青葱森林,棺材换成水晶的,里面的人也没有睁着眼睛发呆而是闭上,那场面简直就像书上描写的童话故事。

其实场景都是次要的,可惜就可惜在睡美人是醒着的,不需要王子吻醒。

当时还只有一米六五的卜凡探脑袋过去看,遮住了木子洋正盯着的天花板:“大哥,你没事吧?”
因为没待枕头而郁闷的木子洋愣了一下,仿佛是没想到会有人来这儿,一个翻身出棺,干笑了一声,胡诌了个理由:“我搬运工,快到地方车坏了,客户又突然说不要了,我搬来搬去的有点儿累,外面又下着雨,就躺这儿歇会儿。”
卜凡哦了一声,“吓我一跳,还以为是个棺材。我正好缺个搁书的箱子,不用走了直接搁我家吧,我买了。” 木子洋睡觉的地儿没了,硬是忍着没发作,接受了卜凡的热情挽留一块吃了顿饭。

他想起当初决定成为一个吸血鬼那年才二十岁,缘由不外乎是爱情。家里对他没有特殊要求,放养形式对待,平辈的只有一个哥哥,早几年也离开了家出去闯荡。他从小被灌输爱与自由,旁人要犹豫好久的决定,在他这儿跟决定一日三餐一样容易。

木子洋拜托尊长转化他之前只问了一个问题:“你确定吗?你的亲朋好友会一个接一个老去死亡,自己却青春永驻,还得为了不引起怀疑而百般遮掩,甚至疏远他们,只为了能和我在一起,你想好了?”
“洋哥可以,我就可以。”

7.
木子洋在化妆间看见卜凡坐在自己旁边化妆的时候,意外之余又觉得在情理之中。两排模特一起走,既然挑了他那公司就能顺便推荐卜凡。他除了给卜凡一个略显惊讶的眼神之外,就继续恢复成没睡醒的状态。俩人沉默的做好造型,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未置一词,室内冷气凉飕飕的吹。

“洋洋,我们走完秀再聊吧。”

卜凡站起来,仿佛是再平常不过的打招呼,之后就跟着秀导去候场彩排。木子洋一动不动坐在原位,耍小脾气这不是第一次了,每次卜凡都哄的很及时,只是近几年事业如日中天,他也越来越容易忽略自己。木子洋不甘落后,卯足了劲似的写歌接通告,俩人跟比赛似的,相处时间也就越来越少,岳岳和弟弟经常开玩笑说他俩可以去评劳模了。

他们首先是偶像,其次才是卜凡凡和李振洋。工作排在私事之前,是他们一致的态度。

彩排一遍之后嘉宾正式入场,摄影师就位,这场秀走简约性冷淡风,木子洋穿着风衣卜凡穿着貂皮大衣从两边出来,他们各自走过开端,在中途相遇,并肩而行,定点时表情冷的狂拽酷炫,给足观众秋冬季的感觉。

整个过程很快,他回到后台等待集体谢幕,看着台前隐隐透进来的光,还有另一边黑暗后台的出口。
他们在一个空间里,彼此却谁也看不见谁。

木子洋开始放任自己想他,初遇时卜凡信了他蹩脚的借口,盛情难却跟他回家吃了顿晚饭等雨停,主人亲自下厨,自信满满的说要做一道拿手菜可乐鸡翅,却给烧糊了,最后索性吃水煮青菜。
他想起卜凡当机立断回答你行我也行,他看着爱人坚定的眼眸,觉得任何话都是多余。
于是他默默将“你洋哥是被吸血鬼收养的”这句话咽回去,回以一个拥抱。

李振洋没有被尊长收养前的记忆,记事起就住在一间被花园包围的小房子里。尊长没让他叫自己妈妈或者阿姨,她说那样显得她太老了,还是叫姐姐好听。
李振洋和普通孩子一样长大,除了意识到姐姐很少睡觉,面容几十年如一日外,日子平静无波。直到十八岁那年跳舞伤了腿,被医生告知再也无法跳舞时,他才知道姐姐并非常人。
穿着黑色长裙的女人指间夹着一支烟,她坐在病床前,整个人靠在椅背上,海藻般的长发随着动作起伏。语气平静无波,摊牌之后一句劝导忠告也没有,直接给出了选择。

“你要还想跳舞的话,我可以转化你。”

他抬起头,认真的看着姐姐。

“好。”

8.
卜凡回到后台的时候,木子洋正跟一个模特聊上了。小男孩长的水灵水灵的还是混血,金发碧眼跟个洋娃娃似的。俩人都是北服毕业的,木子洋走秀遇见学弟免不了觉得亲切叨叨两句。卜凡离得远听不太清,靠在安全出口那儿看俩人有说又笑聊了三分钟,摸进口袋拿烟抽,啧了一声,心想这俩看着挺登对。
木子洋醒着的时候一向怕寂寞,爱往人多的地儿待,贪玩且会玩儿,一个班里第一跟倒一都和他关系处的好。木子洋和所有人都亲近,却也没有特别近的被特殊优待的,周围人都以为他是不婚主义丁克一族。
模特圈最不缺的就是帅哥美女,以至于卜凡听到学长跟他告白时,第一反应是“洋哥一小伙子长得挺好看怎么就瞎了”,然后才是“天呐这么巧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好开心啊啊啊”,最后愣了三秒,凭着求生欲把快说出嘴的“你是不是瞎”换成了“我也喜欢你”。
卜凡一直很沾沾自喜长了张洋哥喜欢的脸,毕竟他这么二,洋哥总不能是看上他二了吧。

可他洋哥要是突然不喜欢他这一款了呢?

卜凡猛的吸了口烟,叹气似的吐口烟雾,回过神儿来发现自己手都在抖。刚把烟在垃圾桶上摁灭准备过去,口袋里的手机就开始振动,他拿出来一看,是小于。

“你人呢我怎么没在休息室看见你啊?林导给我打了个国际长途,说准备走结果碰上温哥华下雪,灵感来了,趁着还要再下三天给你补几个镜头。”

“......帅哥我能不去吗?”

“你看看日历,MV后天就发了,你要赔的起违约金可以不去。”

“...我去。”

“行吧,我给你叫了车在后门等着,大概还有三分钟就到了,回见。”

那边小孩好像说了个笑话把木子洋逗乐了,一边捂着肚子一边拍他肩。卜凡挂了电话大步走过去,不容拒绝的拽了木子洋手腕就往安全出口走。木子洋错愕的看着他,直到卜凡关上门把他抵在门上,才反应过来。

木子洋推了推卜凡,“你干什么?”

他不推还好,一推卜凡更来劲了,二话不说就亲,嘴唇碰着嘴唇,牙碰着牙,疼的木子洋脾气上来了,狠狠箍着卜凡的腰,俩人较劲似的谁也不让谁。木子洋正想反客为主换个位置,卜凡突然攻势弱了下来,把头埋在木子洋肩上,亲了亲他的脖子。

“哥哥我得回去补几个镜头,你等我几天。还有...生日快乐。”

卜凡也没想等木子洋回他,说完扭头就走,背着身挥挥手跑下楼梯,留着木子洋在原地愣神。
木子洋听着脚步声越来越小,摸了摸发酸的嘴唇,莫名就感到郁闷。

他居然被卜凡凡亲了一下,就不气生日被忘啦?

木子洋回到走廊上甩上安全出口的门,一边往回走一边在心里数落自己。

出息呢李振洋。

回家没带电脑orz超链接也发不了,排版也...
等开学回去整个精修版的吧
觉得好看就评论一下吧么么哒

【卜洋】二十年之痒(二)4-5

吸血鬼au,半架空纪实向文学,私设有。

4.
卜凡拍完mv想起来开机的时候,木子洋生日已经过了两天了。可他人还在温哥华,一时半会儿飞不回去哄人,当机立断打了个国际长途过去。
电话里传来机械的女声,无人接听。如此反复了三次之后,一通电话打进来,卜凡顺手接通,是小于。
“范思哲签的模特食物过敏进医院了,活动明天晚上就开始,想找洋洋替补走秋冬系列开场。这次秀场设计是两排模特一起走的,我就顺便推荐了你,明天晚上在上海举行活动。”
卜凡和木子洋虽然重心在唱跳上,但这几年时尚圈的资源也不少,毕竟大学时累积的人脉经验在那儿搁着,木子洋小有成就的履历更是有目共睹。国内出色的男模少有,人气高的就更少了。
“好的哥哥,我洋哥呢?”
“他不是休假着吗,我还想让你顺便通知他呢。算了,我去跟他说。机票我给你订好了,待会航班信息发给你,你赶紧收拾一下回国。”
小于临时接了工作挺忙的,话音刚落就挂了电话,丝毫没给卜凡询问的机会。卜凡重新拨了一次木子洋的电话,还是无人接听。温哥华正赶上一年之中最热的日子,阳光烤着皮肤,恍惚间有了出汗的错觉。他烦躁的揉了揉头发,打电话叫了一辆出租回酒店收拾。

5.

被小于狠拍门吵醒的时候,木子洋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。
休假前几天他一直连轴转,每天只睡五个小时,卜凡还对他不闻不问,就是很气。他硬撑着没睡着离家出走,挨到买好的棺材送来才睡已经是极限了。
木子洋爬起来开门,头靠在门上,脸上表情要杀人似的,就差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恐吓小于了。小于无所畏惧的进门,往沙发上一坐:“可算是找到你了,范思哲签约模特食物过敏进医院了,明天晚上就开场了,我答应让你过去走。”
木子洋生气归生气,但一听是工作立刻就认真起来,大概问了秀场设计和背景音乐之后,便收拾东西准备飞去上海。
小于交待完后,撂下一瓶超市买的红酒算是补偿,水也没喝一口就走了。木子洋睡得不知今夕是何夕,想开机看一下时间日期。还没看清楚字,卜凡的消息就蹦了出来。
“别啊哥哥!我错了!”
“对不起洋洋,我太忙给忘了,随你怎样都行,别分手啊 ”
后头跟着十几条短信内容各异,意思都差不多是这几句。木子洋本来气头过去了,正准备心软一下,可经小于这么一吵起床气上来了,转念一想他分手都提了家也不回了,这会儿主动道歉实在抹不开面子,怎么着也得晾一会儿再说。他顺手将卜凡拉进黑名单,定了个闹钟,决定明天通告晚了再说。

-
被屏蔽了。。。重发一遍
这次更的比较少sorry
这两天因为倒时差基本上是昏睡过去的...
爱你们anyway 求评论么么哒~(^з^)-☆

【卜洋】二十年之痒(1-3)

第一篇卜洋,吸血鬼AU,半架空纪实文学,私设多,不要太在意细节。
_

陌生人啊!

从前我叫你我的恋人,

现在你说我是陌生人!

陌生人啊!

从前你说我是你的奴隶

现在你说我是陌生人!

陌生人啊…… ①

1.
木子洋不知道吸血鬼为何每月都得睡一次棺材,硬邦邦的一点儿没床舒服。而且身为一个身高188的吸血鬼,常规的棺材他根本伸不直腿。
可他刚同卜凡分手,打包了十大包衣服出走,搬进自己名下一层精装公寓,实在是拉不下脸来回去睡宽敞的双人棺材。量身定制的棺材从制作到到货要至少两周才能到家,从欧美运大号的过来又嫌弃雕花不够精致,材质不够高级,只能随便上网订了一个均码的。

说起冷战的原因,源于卜凡飞去北美拍一个电影的主题曲MV,导演是业界出了名的严格,每一帧镜头都需完美无缺,时长四分钟的mv拍了整整一周。期间卜凡几乎连看手机的时间都没有,经常聊着聊着就忘记回复木子洋,身为吸血鬼,对年月的流逝本身就不敏感,忙起来更是过的不知今夕是何夕,顺理成章的忘记了木子洋的生日。
木子洋连一句生日祝福都没等到,干脆的单方面发了个短信跟卜凡分手,搬出俩人住了二十年的别墅。

从网上订的棺材很快,下午一点下的单,晚上七点就送货上门了。木子洋心情烦躁的时候通常都是用睡觉来解决,他匆匆擦了一遍棺材之后,又顺手喷了点儿香水有去味,直接躺进去合上棺材盖倒头就睡。

2.
木子洋做了个噩梦,梦见自己没红酒牛排吃了,饿了一个月之后突然出现返祖现象,上街见人就咬。在快咬上那个人的脖子上时,那个人盯着他看,眼神里全是哀求和恐惧。他强迫自己醒来,鼻尖萦绕着烟草皮革的味道,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,下意识的摸向身侧爱人应在的位置,想诉说梦魇,却只摸到冰凉的棺材壁。

他跟卜凡分手了。

木子洋推开棺材盖,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因保持着一夜蜷缩姿势而僵硬的身体,跨出去的时候踢到香水瓶,捡起来一看,原来是昨天走的匆忙,错拿成了卜凡的。那股烦闷的情绪又涌上来,反手将香水瓶丢进了不合适的棺材里,赌气似的猛的合上棺材盖。

木子洋走进卫生间刷牙,死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愤愤想着,自己怎么着也是卜凡的尊长,要是因为做噩梦就轻易的回去撒娇服软,那他脸上怎么挂的住。

血族大模在精致的泡泡浴中暂时忘掉了噩梦的困扰,换上四千块的睡衣躺回舒适的大床上,继续用睡眠摆脱分手后的不适应。

3.
华灯初上,木子洋醒来时已经晚上十点了,霓虹灯点缀着喧嚣闹市区。习惯性的看向床头柜,红木的家具上面空荡荡的。

血族到了二十一世纪,已经进化到能和人类和谐生活了,每个血族成年后都要选择一种和血看起来相似的液体作为主食。木子洋一贯高端,选择红酒作为主食。而卜凡一米九二的身高,偏偏有一颗少女心,主食选了草莓汁。吸血鬼抗饿,三天吃一次主食就可以了。自从进入坤音卜凡学会做饭以后,木子洋的主食就升级成了红酒牛排。
他们相爱二十年了,热恋时的激情像烟花般稍纵即逝,取而代之的是细水长流。他们无声无息的融入对方生活里,对千篇一律的日子习以为常。

他们热恋了十来年。

卜凡醒时常常才八点,夜幕方降。他会先做好早餐放在床头柜上,再搂着大猫陪他继续睡。木子洋醒后第一件事,是把头埋在卜凡肩窝里,被爱人的气息包围着,起床气就会迅速平复下来。
共进早餐时总是甜蜜的,一时兴起的互相喂食,间隙再夹杂着情人间的爱抚。酣畅淋漓的交锋过后,午夜刚过。卜凡趴在木子洋身上,双臂圈过大模细腰,闭目养神听着木子洋念书。有时是莎士比亚的喜怒哀乐,有时是十八世纪的日常生活,有时是朗朗上口的诗词古文,偶尔有一些近代文学,木子洋每每读到穆时英的作品,就会想起自己的尊长①。
他们的尊长出生于1917年,原是东北的富家千金,柔桡曼曼,妖冶娴都。东北被占后逃难到了沪上。一开始替人洗衣为生,那个年代富人尚且要看外人颜色行事,穷人要想本分的过日子,要么听天由命,要么剑走偏锋,拼上所有的一切,反抗世道命运。日复一日的浆洗衣服,冬天生了冻疮却连买药的钱都没有。他们的尊长受不了这暗无天日的生活,毅然决然的选择走进夜上海的浮华里,身着绫罗锦缎,衣香鬓影间起舞,歌唱纸醉金迷。

木子洋有一次像讲故事一样向卜凡讲起他们尊长的过去,两三句交待完开头便戛然而止。尊长转化卜凡之后便销声匿迹,去处连木子洋都没告诉。卜凡对于未曾谋面的她有些好奇,便追问后来。木子洋享受于这种被期待目光看着的感觉,决定多享受几次,便留着下次再说。

他们经常在凌晨两点准时出门,混迹在夜店酒吧里纵情歌舞。有时木子洋犯懒,便会在家同卜凡打一晚上游戏,突然戏瘾来了拉着卜凡说一段相声,也是常有的事。
这样悠闲的日子,在他们进入坤音之后,就很少有了,而尊长故事的后续,木子洋也一直没机会再讲给卜凡听。

TBC
_
①出自穆时英《夜总会的五个人》
②血族将转化自己的人称为尊长。

临近考试前忙里偷闲的产出,十八号考完,下次更应该是考试之后了,计划八月之前完结。
好看的话求个评论么么哒(∗❛ั∀❛ั∗)✧*。

【沐已成周】【短篇】夏时


2022年,夏

周锐走在海边,温哥华西海岸的风肆虐喧嚣,白天拍杂志时精心弄好的发型被吹的乱七八糟,周锐用手将长发拢在耳后,坐在长椅上,解锁手机,将截屏里的婚纱照和新闻发给秦子墨。
“照片是真的?”
“对...”
周锐一瞬间感觉时间停止,随后长按home键关机,望着海面发呆。
周锐和韩沐伯几年前来这儿旅游的时候,最喜欢找那些气氛静谧的小酒吧,黄昏的时候点一杯甜甜的雪梨酒,再偷偷带一杯奶茶进去,在角落里依偎着度过一个下午。
JOEY 就是这么一个好地方,一边是酒吧,另一边则是餐厅。店内采用黑色装潢,自然采光,从外面看进去,每张桌子上星星点点的烛光,忍不住想让人一探究竟。
从西温到downtown的时间并不长,乘公车二十分钟足矣。周锐凭记忆找到了那家店,这次却没有偷带奶茶,反而是像韩沐伯一样,要了一杯雪梨酒。他端起酒杯晃了晃,眼前一闪而过那张婚纱照,巧笑倩兮的女子,以及身旁那个在心里描摹无数遍的面容。
他将雪莉酒一饮而尽,心跳随着酒精的作用加快,仿佛要跳出胸膛。
店里新添了一架钢琴,旁边还贴了欢迎弹奏的标语。周锐闭眼,十指在琴键上飞越,那动作温柔却有力,像是在爱抚情人的身体。
“I heard that you're settled down
That you found a girl and you're married now  ”
他想起同韩沐伯在这儿共进晚餐,在西海岸的风里嬉闹亲吻,每天早晨醒来看见洒在爱人身上的阳光,每夜的抵死缠绵。
热恋中的人总是会在其他事物上放大美好的感受,在街上碰见一个陌生人,都想同他分享自己的快乐。
那时他们刚从大厂出来一年,恰好过了刚确定关系时的羞涩试探,顺理成章的步入热恋期。
这样甜蜜的假期总是短暂的,两地分居,就算在同一个城市,也常常忙的连见一面的时间都没有。周锐和韩沐伯年纪也不小了,家里各种相亲就没停过。
再之后,一个真人秀邀请了他和韩沐伯参加。刚开始两家粉丝还其乐融融,渐渐的,有些人窥出了浪漫的秘密,却以最大的恶意揣测。
“周锐为什么穿着韩沐伯的衣服?我家哥哥不是衣柜好吗”
“韩沐伯干嘛老是往周锐那边跑,拒绝节目组炒作,cp捆绑不约!”
......
有一天录制中途休息时,韩沐伯的经纪人将他单独叫出去谈话,周锐在悄悄跟在后面,躲在门外听:“我知道你们是情侣,就算不是为你自己,也为周锐考虑一下。这个节目结束后,就尽量避免同框吧。否则真有什么料爆出来,事业势必会受影响的。”
周锐没听到韩沐伯的回答,之后再录制的时候,明显感觉到了刻意疏远。人前也就罢了,人后也避开他。
他有些恼怒的堵在韩沐伯房间里,撂下一句要么和以前一样,要么分手。
韩沐伯面对落地窗坐着,窗外下起雨来,映在玻璃上的神情模糊不清。
许久之后,就在周锐准备幼稚一下服软时,韩沐伯回应了。
“分手吧。”
周锐喜欢韩沐伯的声音。告白时的语无伦次,说情话时的深情,缠绵时暧昧的呻吟。
可这一次,他着实喜欢不起来。
周锐没有伤心质问,没有大喊大叫,精致的面容因为没有吧表情,清冷犹如仙子。他没有说一句话,转身离开。

“I heard that your dream come true
Guess she gave you things I didn't give to you”

周锐这几年有了自己的工作室,陆陆续续出了好几张专辑,奖也拿了两三个业界重量级的,下一步就该考虑世界巡回演唱会了。曼曼前几天还开玩笑,问他要不要开一家彩妆品牌。

韩沐伯古典乐和流行乐两手抓,在国家大剧院参与了几场演出,去年还和团员一起参加了MAMA。媒体称他不仅事业有成,更是爆出了他的结婚照,赞他爱情双丰收。

“We were born and raised in a summer haze
Bound by the surprise of our glory days...”

当初的梦想早已实现,可相比在大厂里的日子,他却不那么快乐。

那时他有韩沐伯。
现在他捧着奖杯,身旁却再无他。
“That for me it isn't over
Never mind I w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
I wish nothing but the best for you too... ”

他唱的入迷,连身边站了人都没发现。
知道钢琴声落下,掌声响起,他还在闭眼回味时,却落入一个温暖熟悉的怀抱。
...怕是风大吹的出现幻觉了吧。
周锐想。

他一睁眼,侧过脸,韩沐伯带着笑意看他,眼神深情。周锐花了三秒让自己适应戏剧般的现实,起身推开韩沐伯,假装平静,心中却波涛汹涌。
“你不是该在国内筹备婚礼吗。”
“我没有,我不是,秦子墨不是告诉你了吗?”
周锐开机,点开对话框,连凑过来一起看的韩沐伯都没管。
“对...”
“公司要捧一个新签的模特,走过巴黎的秀,国内知名度不是很高。刚好有个婚纱品牌的代言,就让大伯带她了。没想到内部人员原因,照片提前流出来了。”
周锐沉默,转身就走。
“诶诶,锐啊你要去哪里等等我!”
“找Justin和范丞丞,他们七个刚好在温哥华封闭训练。”
韩沐伯想起每次弟弟们对周锐的动手动脚,条件反射的喊了一句“不行!”
周锐停下,回眸给了他一个冷酷的眼神,撂下一句话,心无旁骛的往前走。
“我们分手了。”
韩沐伯一下拉住周锐纤细的手腕,当街跪地,另一只手的掌心里,躺着一枚戒指。
“当年是我不对,我当时觉得自己事业刚起步,家里也不知道怎么说,没有能力经营这段感情。现在我事业稳定,家里人也接受我出柜了,我现在什么都有了,就缺一个你。”
“你愿意,和我结婚吗。”
“你不怕被媒体发现了?”
“不怕,大不了转幕后。”
“我当你的想法,也跟你一样。可你没给我同你站在一起的机会。”
周锐没有接过戒指,他歪头想了一会儿,露出一个即使是恶作剧,也依旧甜美的笑容。
“作为惩罚,你要把我重新追回来。”

Fin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第一篇沐周短文,三个小时写出来的试水作,没有精雕细琢过,自己有些不满意,大家看过就好,欢迎提意见。

Joey并没有钢琴,是私设。